明野氏

佛更 大多都是小短篇

cp(主)冰秋 /追仪

爬坑慢 杂食 业余文手

我永远喜欢洛冰河!!!!!!!

以上 谢谢喜欢♡


蓝景仪是个爱笑的人。
这一点让蓝思追很羡慕。
景仪的笑是发自内心的,他总是笑得很爽朗,一点都不含糊。这才真正有少年人的样子。
用魏前辈的话来说,景仪就是没心没肺,心太大。
可是这样不好吗?至少活得很开心吧。
或许是过去经历的阴晦太多,蓝思追很少能这样开心地笑,他大多的笑都是礼貌上必须的微微抿嘴莞尔。
“思追啊,你别老这样嘛。大家那么熟了,你不必回回都那么拘谨地笑嘛。来来来,开心点,像我一样!”蓝景仪揪住蓝思追的两边脸颊,轻轻向外拉。
“嘿嘿,这样可爱多了!对吧大小姐!”蓝景仪好像很满意的样子,笑着扭头询问金凌。
金凌猛地捂住肚子狂笑:“哈哈哈蓝思追你好丑啊!等等蓝景仪你刚刚叫我什么?!谁是大小姐啊!”
“蓝景仪你给我站住!我要打断你的腿!”
“你追不着!哈哈哈哈!”
看着嬉戏打闹的二人,蓝思追无奈地揉了揉脸,噗嗤一声笑了。
其实发自内心地笑好像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要你身边有个小太阳就好了。

---------------











“思追,我好疼啊……”


“我是不是要死了……”


“思追,以后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开心地活着啊……”

“你笑起来,很好看。”

“像星星一样。”




“大概这就是我那么喜欢你的原因吧。”
白衣少年回缓缓闭上双眸,嘴里噙着笑。
另一个与他衣着相似的少年,死死地抱住这具身躯,低声哽咽。直至那副躯壳的最后一丝温热也消逝。
他这才明白,发自内心地笑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姑苏蓝氏亲眷子弟蓝景仪,在组队夜猎中遭凶尸偷袭,伤势过重身亡。


蓝思追的第二个太阳,终于也落下了。


景仪段子

蓝景仪:“我蓝景仪,才是蓝家最酷的仔!”
蓝思追笑眯眯:“景仪你刚刚说什么?”
蓝景仪:“额……思追你超帅的!”
蓝思追笑眯眯:“嗯。”


蓝景仪:“我要雅正!”
金凌不屑:“做梦吧蓝景仪!今天你不抄家规我跟你姓!”
蓝景仪:“大小姐你等着!”
金凌:“嗯哼。”
蓝忘机:“云深不知处禁大声喧哗。《雅正集》三遍。”
蓝景仪:“……是,含光君。”


“啪。”
蓝景仪 :“大小姐你头发甩到我啦!”
“啪。”
蓝景仪:“思追你头发甩到我啦!”
景仪很生气,景仪觉得不行,景仪决定报复。
“啪。”
蓝思追:“额,景仪你抹额甩到我了。”
金凌:“喂蓝景仪你抹额甩到我了欸!你不是想泡我吧?不行啊咱们金家不能断后啊,我得再考虑考虑……”
蓝景仪???

「冰秋」男人的直觉

男人的第一直觉是很准的。
柳清歌站在半掩的竹门后,眼角抽搐,把手中竹扇捏得咯嘣咯吱响。
这个小畜生啊……
竹舍内,洛冰河亲昵地抱住沈清秋手臂,另一只空闲的手勺起一勺清粥,给沈清秋喂去。沈清秋单手拂扇,习以为常地利落张口,喝粥,等洛冰河擦嘴。
啧,死给。
柳清歌甩袖离去。
算了,扇子下回还他好了。

男人的第一直觉是很准的。
洛冰河笑眯眯地喂了沈清秋一口粥,用手帕轻拭沈清秋嘴角的同时,撇了眼半掩着的门。
呵。
又是他。
洛冰河左手紧了紧沈清秋的手臂,乖巧地向沈清秋讨喜道:“师尊,今天的粥点还喜欢么?”
沈清秋十分配合:“喜欢啊。”说罢好像又想起什么,忙补充道,“你做的东西为师自然都是喜欢的。”
洛冰河明显十分受用,笑嘻嘻地往人怀里蹭。
“嗯!我也最喜欢师尊了!”
洛冰河边享受着师尊“温柔”的敲头警告边用余光撇向竹舍的门。
哈,走了。
这次挺快,才半分钟。
于是洛冰河更开心了,无视沈清秋的敲头警告继续蹭。
“敲吧敲吧师尊,我不怕疼。”

男人的第一直觉是很准的。
果然啊……
今天清净峰的山门又无缘无故地破了呢。
明帆表示他心里苦。
青衣青年叹了口气,轻车熟路地往安定峰走去。






「追仪」坦白


“景仪,”蓝思追望着蓝景仪的背影,似是终于鼓起勇气,坚定道:“我跟你说件事好吗?”
“好啊你说。”蓝景仪从冷泉中站起,开始和衣。
“可是我怕你知道了,就不和我好了。”蓝思追有点犹豫,咬着上唇小声支吾着。
“不会啦,思追你就是想太多。”蓝景仪摆摆手,打了个哈欠,“快点讲啦,都快亥时了,讲完回去睡了。”
蓝思追踱步向蓝景仪走去,蓦地扳住眼前人的肩膀,迫使他看着自己的眼镜。
“你听好了,我是温氏的后裔,如今这世上唯一活着的岐山温氏族人。”
“我姓温,不姓蓝。”
“我没有开玩笑,是真的。没有耍你玩儿。”
“我知道大家都很讨厌温家……可是我……景仪,你能不能不讨厌我?”
“……啊?”蓝景仪干瞪眼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哦……哦我知道了思追。”
“别说话听我说,我怎么会讨厌你啊?你个傻子,亏含光君老说你什么天资聪颖。我跟你玩儿是因为你是思追啊,又不是因为你姓蓝是吧。”
说罢,又握住蓝思追的手,认真地允诺:“你记住,不管你是蓝思追温思追蓝愿温愿温苑,你都是我蓝景仪的好朋友!一辈子的好朋友!”
蓝思追木愣愣地望着蓝景仪,刹时间说不出话来,倏地一滴晶莹从他的脸颊滑落。
“啊!思追你怎么哭了?别哭啊别哭啊!不然一会含光君看见了又以为我欺负你叫我抄家规呀……”
蓝思追揉了揉泛红的眼角,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没什么,就是……有点开心。”
只不过我想要的,不仅仅是“好朋友”呀……

「凌仪」幼稚问答

沙雕文风回归~果然深夜发沙雕玩意最棒了!凌仪有点好吃的哇呜呜呜……套用一个老问答梗。我还是个善良的追仪女孩(´∀`)我发四就站这一秒凌仪呜呜呜……
-----------------今天依旧貌美的分割线----------------
仪:“大小姐!我们玩个游戏吧!”
凌:“蓝景仪你好幼稚啊!这么大个人还玩游戏!”
仪:“你玩不玩!不玩我找思追去。”
凌:“一局。怎么玩?”
仪:“我问你问题,你只能表达肯定或否定,答了其他或者不答就算输。输了的人就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
凌:“……你幼不幼稚啊蓝景仪。”
仪:“你答应我了啊。开始吧,大小姐,如兰是不是你的字?”
凌:“…嗯。”
仪:“魏无羡是不是你舅舅?”
凌:“是吧。”
仪:“兰陵金氏有家规吗?”
凌:“有啊废话。”
仪:“你喜欢和我们去夜猎吗?”
凌:“还行吧。”
仪(突然认真):“你喜欢思追吗?”
凌:(一脸嫌弃)“不喜欢。”
仪:“那我呢?”
凌:“……”
金凌愣了三秒蓦地脸爆红。
仪:“大小姐问你呢,喜欢我吗?”
金凌抿嘴不说话,耳根子都红了。
仪:“大小姐你不答就输了啊。时间到了不给你机会了,来来来说好的惩罚。”
蓝景仪凑到金凌通红的耳旁嘻嘻道:“说,‘我喜欢蓝景仪’。”大点声,我听不见就重来。
金凌一脸操老子又被耍了的经典表情,咬牙道:“蓝景仪你……我不说!”
蓝景仪一脸失望,叹道:“唉,原来你真的不怎么喜欢我呀。那算啦。”说罢摊手摇头,准备回去找思追玩儿。
“等等!”金凌一咬牙,用力握住蓝景仪的手,深吸一口气望着他的双眸大声道:“我金凌!最喜欢蓝景仪只喜欢蓝景仪我喜欢蓝景仪我喜欢你一直怼你是因为想和你讲话绝对不是嫌弃你你让我说出这些话你要对我负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金夫人了别想逃不许拒绝不准提蓝思追我会对你很好的会一直喜欢你的会对你比仙子还好!”
“……”蓝景仪懵了。
他好像,玩脱了???
我干嘛了啊?不就是玩个游戏吗怎么把自己卖了?
越想越想不明白了啊啊啊啊啊……
等等气氛好像不太妙金凌为什么不说了空气为什么这么安静啊他为什么好像快哭了??
“可以吗?”金凌眼泪汪汪地小声问道。似乎刚刚那一段话把他的勇气都耗光了啊。
“额……好。”到底是忍不得让这个人哭,蓝景仪揉了揉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狗头,哄道:“不哭哈。”
“谁哭了!才没有!”金凌一脸别扭地别过头,蓝景仪没有看到他那一刻偷偷挑起的嘴角。


  “啪!”清脆的巴掌声回荡在阴森的密牢中,沈清秋被狠狠地击倒在地,失去双腿使他无法站立,只得挣扎着用手支撑身体,努力使自己不那么狼狈。
  洛冰河慢慢蹲下,歪头看着沈清秋,眼神温柔地快溺出水来,伸手将他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倏地,又一掌拍向沈清秋后脑勺。
  这回,沈清秋半个身子都埋在地里了,挣扎了半晌也没挣扎出来。
  寂静片刻后,洛冰河慢慢地抓起沈清秋的头发,将他从人形坑中拔出来,笑道:“师尊啊,弟子刚给你理好的头发,您怎么又弄乱了呢?不乖,该罚。”
  语罢,一双冰凉的手抚上雪白的脖颈,渐渐收紧。
  鲜血如丝线一般从嘴角滑落。直至沈清秋以为自己窒息之时,那双铁箍般的手才慢慢松开。
  空气争先恐后地冲进肺里,沈清秋用力地喘着气。只是双目依旧空洞,丝毫没有死后劫生的庆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洛冰河笑着,左手轻抚上沈清秋的脸颊,轻轻落下一吻。
  “啪!”手被拍开,洛冰河挑眉,看向沈清秋。
  沈清秋抬眸,闪过一丝嫌恶,咬牙切齿道:“疯子。”
  “疯子?师尊不妨看看如今谁的模样更像疯子。”洛冰河不屑道,顺手拂了拂外袍上几乎看不见的尘屑。
  洛冰河站起身,踱步向牢门走去。
  “你给我等着!”来自地狱的恶魔嘶吼着。
  “我一直在等着。”堕天使没有回头。

沈九想,他就是这么无恶不做、罪不可赦、嫉妒成狂、满心狭窄的小人。
不会改的,死也不会改。他从不后悔这一生所做的一切。
所有人都该死!所有人都不配在他沈九死后继续逍遥的活在这世上。
沈九用他半人半鬼的身躯拉了三界无辜下水,借洛冰河之手。
“你想死?”洛冰河手中握着玄肃断剑,莞尔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师尊,你这一生作恶多端,跟你有怨有隙的也害,跟你无冤无仇的也害,半死不活了还搭上一位掌门,你不死得慢点,将所有人的苦楚都同受一次,怎么对得起他们呢?”
玄肃剑被抛在弥漫着已经干掉发黑的血液的地面上,平静地望着沈九。
一如从前,一如未来。

  “此仇必报!”
  柳清歌几乎是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迸出。
  洛冰河充耳不闻,他是真的听不见一切了。只有那句话一直在他脑中回荡。
  “从前种种,如今一并还给你罢。”
  “还?”
  不,师尊。
  我不要你还。
  你回来,别离开我,回来陪着我,好不好……
  睫毛似承不住泪水的重量,竟直直打到沈清秋的眼皮上。
  沈清秋的眼皮没有像童话书中写的那样动了动,然后苏醒。他是真的,真的长眠于此了。
  连知道实情的尚清华也忍不住唏嘘起来,他觉得胸口有什么堵住了一般塞的难受,就这样看着清静峰一众弟子涕泗横流,号啕大哭。良久没有说话。
  “瓜兄此番所为,不知是否正确啊。”
  众人哭的哭,喊的喊,骂的骂,根本没有注意到柳清歌走到了那座高楼旁的小巷中。他从角落捡起一把摔断扇骨的旧折扇,展开望了许久,又收起端进怀中,绕出小巷。
  替一亡人收一断扇,藏一断情。

《你想吃吗》中

前文戳这→
http://ademuxin.lofter.com/post/1f0e7603_12410a32        

凉了的话翻评论


。私设如山!!冰妹和沈老师穿到现代,体质和普通人类无异
,另外沈老师在穿越之前就搬出来住在单身小公寓里辣~(谁说不是单身就不能住单身公寓啦?)
。人设秀秀的 ooc我的
。第一次写渣反的同人,文笔或者内容有问题的话请多多包涵(≧ω≦)!!
。没问题就开始吧~~


沈清秋夹起一块回锅肉,对洛冰河投出了赞赏の目光×1

洛冰河微笑着看着沈清秋一丝不苟的吃肉的样子,乖巧开口:“师尊若喜欢,弟子以后换着花样给你做。”

沈清秋顿了顿,抿了抿嘴角应了一声,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通通的。

师尊好可爱!!!!

洛冰河炸了,悄悄捂脸。

吃饱喝足后,沈清秋慢慢踱步进了房间,毫不客气把餐桌留给弟子收拾。

看吧老子有个牛逼徒弟就是那么爽!

“冰河啊,那个鞋子我放客厅了,你收拾完去穿鞋吧。”沈清秋对着房门叫了声。

“好的师尊!”

沈清秋低头打开手机,几十年没开机的x果手机很争气地亮了屏幕。

屏幕赫然标着时间日期。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老子好像这会刚死没几天吧??
就是说他和冰妹穿过来的时候是他刚刚死亡的时间??

那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人并没有发现他死啦~~

他又可以用以前的身份浪浪浪啦~

太棒啦系统么么哒~

咳,当然这是内心戏,洛冰河还在外头呢。沈清秋慢慢把头转向房门。他的卧室正通客厅,很清楚地看到正在艰难穿鞋带的洛冰河。

“冰河,你好了吗?”

“好了师尊。”洛冰河按照沈清秋教的方法系好鞋带后抖了抖脚,抬头问道,“师尊,你拿着的是何物?”

人民好教师沈清秋低头看了看手中,解释道:“这玩意叫‘手机’,用来和他人沟通交流的工具,还可以用来搜索一些信息、玩乐消磨时间什么的。”

“哦。这玩意能飞吗?”冰妹歪歪脑袋。

“……不能,它要飞干嘛?”沈清秋黑人问号。

“不能飞怎么传递消息啊!”洛冰河一脸不可置信。

……

这时辣鸡x果响了起来,拼命震震震,生怕别人不知道电话来了。拿起一看,一个未知号码。

“看到了吗?就这样。”沈清秋借机教起学生,洛冰河似懂非懂点点头。

哈,看老子给你来个高端操作!

沈清秋按下接听免提键:“喂,你好。请问你是?”

“瓜兄!!!!!是你吗瓜兄!!”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个爽朗青年的声音,听语气挺高兴的。

卧靠,不是吧!

“……打飞机?!”沈清秋瞪大了眼,心里直操。

“对啊对啊是我啊瓜兄,你果然也回来了,你在哪儿呢?我来找你啊!”

系统这是把他们都送到现代来了?那得咋回去?本来还想着靠飞机大大回去的,这下该不会真的穿到现代回不去了吧?毕竟之前系统都说坑都填完了。怎么办怎么办其实他还是想回去的啊,毕竟还带着冰哥呢。

等等,冰哥还在一边呢!

还答应和他出去玩的呢!

沈清秋斜眼看了看洛冰河,后者也笑着盯着他看。

“咳,飞机大大啊,”沈清秋清了清喉,淡定地移回视线,“我在xx省xx市,你看看什么时候可以过来,我到车站接你。”

电话另一头安然自若,慢悠悠开口:“xx小区5栋702对吧?”

卧靠。“你咋知道的?!”沈清秋震惊了。
“你终点的号绑定了地址电话啊,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打给你的?”尚清华哈哈大笑。

语罢,门铃声蓦然响起,吓了沈清秋一跳。

“开门吧我就在你家外边。”




「作者OS:辣个……因为快中考了没什么时间码文所以中间断更了几个星期,真的抱歉抱歉!以及前文是用长条发的所以有好多错字没法儿改,介意的话戳链接去微博看吧ww如果我勤奋的话大概这两周是可以完结哒(´∀`),谢谢小可爱们的喜欢!!么么么么!」

脑洞来自关于弟弟的一个梗,重头在下篇。

长条版错字有点多,微博有改正版哟~走链接https://m.weibo.cn/5709020315/4226214791671079

凉了的话走评论